法律咨询直线:13380625508

瓜农之死:直面质疑比棍棒盾牌更有力

发表时间: 2018-07-05 10:48:06

浏览: 886

湖南临武瓜农邓正加身亡的个人不幸之所以会逐渐发酵成群体性事件,是因为至今为止,他的死因依然有两种说法。梳理事件发展脉络可以发现,真相的扑朔迷离,满足了群体性事件“导火索”的条件。

在第一时间,网络聚焦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上。

一边,是死者家属用微博怒吼“城管暴力执法打死人”,另一边,则是临武县委县政府通报媒体:“7月17日上午,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与南强镇莲塘村民邓正加发生争执,邓突然倒地死亡。”

在群体性事件的发酵中,及时、直面质疑的回应永远是公众最渴求的,但也往往是地方政府部门最忽视的。

在临武瓜农死亡事件上,暴力执法的城管是最初的责任方,而处置不当“抢尸”的县委县政府是事件扩大的责任方。公开真相,本是当地政府应尽的职责。而在7月17日的湖南临武,警察的棍棒和盾牌代替了这份职责。

此次,官方发布依然走的是“事件发生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会议研究部署……”的老套路。这类简单的回应,显然无法消解公众的怀疑和愤怒。

而缺乏殴打现场的监控录像、视频、照片,就让客观公正的尸检结果显得更为关键。

据多家媒体报道,城管欲来搬运死者邓正加的遗体,被家属阻止。直到7月18日凌晨4点多,死者家属和村民聚集在事发现场,找来冰柜存放遗体。

这时候,“抢尸”就是地方政府“一蠢再蠢”的行为。

在瓜农之死事件上,如果当地政府不打算撒谎,它就必然没有什么不好公开的。不是家属不信任警方,而是临武当地的基层执政者匮乏执政智慧,更缺乏与老百姓对话的执政信心,才会选择用最简单的暴力方式去解决问题。

据新京报报道,7月17日23时左右,在临武瓜农死亡现场,湖南经视记者李海涛与雷凯被五六名警察用粗木棍殴打受伤。据李海涛回忆,警察走过来说:“不要拍,要拍就让你们死在这里。”

当人们的质疑得不到有效的回答,当人们的愤怒不断聚集,无论它的起因是城管还是交通协管员执法,到最后总会上升到警民冲突。

7月18日凌晨5时36分,央视网驻湖南记者曹晓波发布了一组伤者流血的照片:“凌晨4点42分,接到死者家属电话援助:警方出动200多人,手持电棍、伸缩式警棍,盾牌冲锋至人群,家属称警察高喊‘不让路的就死’,敲打盾牌轰轰作响。在中医院有十名受伤者头破血流接受治疗;而在人民医院有多名警察把守,更多受伤者尚不知。死者尸体被抢走。”

在这个过程中,高度发达的移动互联网平台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它让当地公众、媒体的信息发布速度,大大超越了政府部门。

据微博账号“卫庄”发布照片:“当天凌晨,湖南临武县委副书记、代县长贺遵庆亲临现场,指挥武警抢尸。”

一边是警察平民对峙、村民头上带血等现场的大量照片,一边是延缓到第二天下午16时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双方在舆论上的力量悬殊对比,一望就知。

如果一开始,就是政府部门、家属双方一起护送死者去第三方尸检,何至于发展到“抢尸”?何至于发展到原本无关的村民都头破血流?如果政府能够公开透明,直面质疑,何至于五六名警察围殴两名记者?

目前,网络舆情的发展,比尚无结论的政府回应更耐人寻味。

事件发生后,临武县的百度贴吧迅速成为网友的讨论地之一,不乏激愤之声,也有对是否会删帖的担心。

7月18日中午12时41分,临武贴吧的吧务组特开贴声明:“经过核实,吧务组并未对该事件的帖子进行删除。本县城发生该事件,作为临武人我们都感到很心寒。如果还有什么疑问,请各位网友就此提问,吧务组人员一定会尽快为您回答。至于城管事件,本吧吧务组也会将最终结果公布在贴吧内,希望大家能够冷静客观地看待该事件。”

但13时10分,吧务组再次发布:“由于接到吧务组通知,本吧吧务将对一批恶意攻击以及严重违反吧规的帖子进行删除,希望大家能够谅解。”这也迅速被网友理解为有一定背景。

就在邓正加倒下的12天前,7月5日人民城市网还报道,就在文昌桥桥头,“郴州市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执法三大队执法队员们上前对瓜农晓之以理,好言相劝,摒弃了以往‘骂、赶’的执法方式。

12天后,在同一个地方,同样卖瓜的邓正加倒下了。死者妻子扯下的执法人员工作牌,正是属于执法三大队大队长廖卫昌。

“瓜农听了执法队员的劝导后,立马同意将农产品搬到指定的农产品经营区域售卖。在迁移过程中,执法队员们见瓜农老人一个人挑那么多农产品非常吃力,连忙上前帮忙,帮助瓜农把农产品移到了自产自销农产品兜售区。周边群众目睹了整个执法过程都很感动,纷纷给予好评。”人民城市网写道。

13天后,媒体笔下纷纷对城管“给予好评”的村民们,围在瓜农邓正加身边,拒绝城管搬走他的遗体。

7月18日下午,临武县政府为此召开新闻发布会。据湖南日报官方微博,临武县县长贺遵庆回应称,目前尚无证据证明邓正加是被称砣砸死,“具体死亡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调查组由临武县纪委牵头,临武县公安、检察、司法等部门共同参与,并邀郴州市纪委进行监督。

尸检已于18日下午2时30左右开始。据南方都市报微博消息,尸检现场有亲属代表,邓正加的子女说,尸检由郴州的一家机构进行。

贺遵庆表示:“等尸检报告出来后,会配合调查结果,进行责任划分,严格依法处理。至于尸检结果何时出来,贺遵庆称,若是外伤所致,尸检鉴定结果会比较快,若是因病患致死,需进行病理切片分析,时间可能要长些。”

但此时,只回应瓜农之死问题,已经难以挽回地方政府公信力的丧失。

在临武瓜农死亡事件上,暴力执法的城管是最初的责任方,而处置不当“抢尸”的县委县政府是事件扩大的责任方。

公开真相,本是当地政府应尽的职责。而在7月17日的湖南临武,警察的棍棒和盾牌代替了这份职责。

18日19时许,死者弟弟邓永才在电话里告诉媒体:“现在已经结束尸检。我们的情绪都很稳定,不敢和政府作对。正在准备下一步的善后工作,一定要得到心服口服的答复。

这句带有“情绪稳定”这样官方话语体系色彩的话,又迅速激发了负面舆情的增长。无疑,已经错过了舆情黄金48小时的临武官方,距离让民意“心服口服”,依然很远


珠海龚淳律师网【粤ICP备13040963号-1】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珠海创一网络

地址:广东珠海香洲区梅华东路302号洲山大厦二层广东国硕律师事务所   

13380625508

扫码一对一咨询